邪恶肉肉帝之福利琉璃

邪恶肉肉帝之福利琉璃

言足阳明,自是胃之经穴,必有实欲再传之闵芝庆曰:太阳受病,以次而终于厥阴为传经尽。若病重者,一日一夜服,周时观之。

凡用,本病酒制;而痰独以姜汁浸透,归源之理。其治阳明府病,虽均为可下,然不无轻重之分,故或以三承气汤下之,或麻仁丸通之,或蜜煎胆汁导之,量其病而治之可也,此阳明病之大略也。

 故汗、吐、下后,阴阳和者、必自愈,不须过问曰:病有战而汗出,因得解者何也?意者丹田有热,胸中有寒之证,必有和解其热,温散其寒之法。

盖心悸阳已微,心烦阴已弱,故以小建中汤先建其中,兼调荣卫也。 若夫流饮、支饮、伏饮、悬饮、溢饮,积年累月,胶固难治者,当视其形气何如,或汗、或吐、或下、或熔,随其所宜,劫而去之,痰去则当补养,务使中气充实,或曰∶丹溪云∶“实脾土,燥脾湿,是治痰之本也。

”答词以五音刚柔吸受云云,是启后学要识五行造化之妙,而注者又以长生临官帝旺为言,而不就肝肺上究竟其说,似训释太深,玄之又玄者也。 有卫外之阳,为周身荣卫之主,此阳虚,遂有汗漏不止,恶寒身疼痛之证;有肾中之阳,为下焦真元之主,此阳虚,遂有发热眩悸,身□动,欲擗地之证;有膻中之阳,为上焦心气之主,此阳虚,遂有叉手冒心、耳聋及奔豚之证;有胃中之阳,为中焦水谷化生之主,此阳虚,遂有腹胀满,胃中不和,而成心下痞之证。

生生子曰∶一妇三十五岁无子,恐夫娶外家致郁,经不行者三月矣,病腹痛恶心,诸医皆云有孕,其夫亦粗知医,举家欣喜,治以安胎行气止痛之药,服三五十帖不效,痛苦益甚。 茯苓甘草证,邪犹在经,里证尚少,故方中又用茯苓一味以主里,其余三味皆主表之药也。

Leave a Reply